一场大雨,养殖基地生态鱼为何大量死亡?“肇事者”找

发布日期:2020-06-04 03:09   来源:未知   阅读:

家住贵阳市修文县小箐镇岩鹰山水库后山的养殖户徐国权,前几天他心里烦透了。他在山沟里放养的仿生态养殖成鱼即将上市,连日来却发现沟里不断有大条大条的死鱼浮出水面来,而死鱼的原因却不明。

雨后突现生态鱼大量死亡

据徐国权介绍,当地无论是山林、溪流,一直都是一片没有任何污染源的净土,当地群众也非常注重生态保护。2017年,徐国权利用当地生态环境好、天然水质优良等优势,把自己在外辛辛苦苦打工赚的血汗钱拿回家乡投资搞起了生态养殖。利用山上地地道道的青山绿水,放养了大量鱼苗、石蛙苗等,梦想在未来几年家乡打造成农旅一体化的特色乡村。

进入今年夏季,沟里的鱼苗已经长大为成鱼,大的四五斤,小的两三斤,他正在筹划着即将于盛夏时节销售旺季出售一批成鱼和石蛙。

这时,令人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从5月15日开始,连续几天,他不断在养殖沟里发现有大量死鱼漂浮起来,死鱼都是三五斤大的成鱼,看到心疼得直发毛。

死鱼原因成谜

由于这些鱼的死因不明,为了不让死鱼进入市场被人畜误食,徐国权每天都要请人将死鱼从溪谷里捞出来,然后搬运到秘密的地方去深埋。

经徐国权往山沟上游查看,发现生态养殖基地上游山沟里的水源由原来的清泉水变成了现在的灰白色,水体不透明。这种灰白色水体是从5月15日、16日,因连续两天的大暴雨过后才发现的,灰白色水体流入徐国权的养殖基地后,造成大量鱼死亡。

据初步统计,他的生态鱼共有数千斤,现在已经死亡数百斤,经济损失数万元。

徐国权于2018年从云南引进石蛙种2000对、蛙苗10万只,价值35万元。2019年,他又自己孵化了数万只石蛙苗进行养殖,好在目前石蛙未出现死亡现象,但他心里每天都揪得紧紧的,生怕自己的石蛙和鱼遭受灭顶之灾。

生态环境局紧急核查

为了弄清楚成鱼的死亡原因,徐国权当天就向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反映了此事,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也到现场进行查看,当场并未作出结论。

“让我头疼的是,水质不好了,我的石蛙怎么办?石蛙养殖的水质要求跟娃娃鱼差不多,一般水质根本养不了。希望得到相关部门的帮助,尽快查出水源变成灰白色的原因。”徐国权说。

该事件经记者向修文县有关单位反映后,贵阳市生态环境局修文分局、修文县农业农村局等单位前往调查处理。

导致死鱼元凶是它

5月21日,执法大队执法人员与县农业农村局执法人员共同到达现场,并联系到养殖户徐国权。经查,徐国权开办的养殖场名为“贵州裕禾石蛙生态养殖基地”,利用天然水体形成的坑塘养殖石蛙,为提高效益,同时养殖草鱼和鲤鱼。根据徐国权反映,因5月15日、16日降大雨,鱼出现死亡,水体出现灰白色。

执法人员与徐国权共同查看了现场,坑塘水体已恢复清澈。经核实,此次造成徐国权生态养殖场鱼死亡约250余斤。

经现场排查,上游第一个坑塘中底部沉积有灰渣及木屑,上游不远处有一名为“修文县富万山生物质颗粒有限公司”的企业,检查时未生产。经核实,该厂自2019年12月起未进行生产,该厂厂房未完全封闭。前期降大雨,雨水冲刷将部分原材料及前期生产产生的灰渣一起,冲入沟渠进入了徐国权的生态养殖坑塘,对水体造成了影响,导致下游沟内死鱼现象。

肇事者赔偿损失并整改

执法人员现场要求富万山生物质颗粒有限公司,立即将原材料及前期产生的灰渣全部移至密闭大棚内,避免出现降雨时再次冲入沟渠,并对大棚进行密闭,同时组织双方进行座谈沟通,协商解决死鱼问题。

5月25日,由岩鹰山村委组织双方进行调解,生物质颗粒公司对徐国权鱼死亡给予每斤30元的赔偿共计7500元,并组织人力对冲入沟渠及坑塘内的灰渣、木屑进行清理,并确保不对下游水体造成影响。

执法人员要求,生物质颗粒有限公司完善相关污染治理设施,正确处理邻里关系。

都市新闻记者 贾华

编辑 章虹

审校 罗玮